Actions

Work Header

是谁的姐姐

Work Text:

1
大红大绿的舞美,重鼓一敲,音响大到似乎连血液都沸腾起来。杨紫看着底下黑压压的观众,站在舞台上却仍觉得不真实到几乎晕眩。

这是她的第一次。

尽管是几个人的合唱,开场节目还是令人压力颇大,而节目组提供的高跟鞋也不尽如人意,鞋底处有个小小的突起,细嫩的脚被硌得生疼。

好容易从舞台上下来之后,她穿着红白相间的裙子,踉踉跄跄地走回后台等着下一步的采访流程,只觉得身心俱疲。

因为时间尚早,一起合作剧的姐妹有些资历老的熟人多,到其他化妆间找人聊天去了,唯有一个同她年纪相仿的姐妹,家境颇殷实,被父母的熟人接走吃饭见世面去了。此刻只她一个半倚在沙发上,去解脚踝上的高跟鞋带子。

她应当是他们这个节目里最不受期待的了吧,远处舞台音响隐隐传来的震动,她的肾上腺素这会儿还没褪干净,委屈得几乎想落泪。

2
少女的长发松散下来,微微带些波浪地披散在肩上,因坐姿而垂地的裙子下摆露出纤细的脚踝,踝骨被白色高跟鞋带子磨的微微发红。一双手尚在和鞋带纠缠,而抬起来望着他的那双眸子却起了水雾,还带着几分不知所措。

王俊凯鼓起勇气推开那扇门的时候,入眼的便是这样的景象。

几乎和若干年前他青春期第一次梦见她时的场景相差无二。

他快步走过去,因他站着而她坐着的高度差而显得盛气逼人,令她几乎是瑟缩了一下。

他忍不住微微扬起嘴角,没有说话,而是蹲在她身前,修长手指随意地一拆,高跟鞋带子轻易地在他手下解开了。那双手干燥而温暖,拆带子的时候,在她冰凉的脚踝上划过,带来令人心惊的温度。
她本想讲的疑问和阻止就也再出不了口。

那是怎样的一双眼啊,望向你的时候,似乎永远带着无尽地深情,仿佛你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人。
她看着那双眼的主人爬上沙发,渐渐靠近,最终将温柔脉脉的目光停留在她唇上,于是她轻轻闭上眼。

3
刚开始是轻轻的,她的下唇被少年滚烫而干燥的唇轻轻摩擦,轻的好像怕碰碎了她。待到她微微分开双唇,主动倾身,王俊凯像突然反应过来了似的,扶住她肩膀加深了这个吻,他的舌尖试探着舔她丰润的唇珠,她的手顺着他的西服衣领滑上他的修长脖颈,在锁骨处微微摩挲,他们终于唇舌相交。

他将她压在沙发上,一只手扣住她后脑,一只手绕过她柔软的腰肢按在靠背上,胸膛感觉得到被她胸前的一对软肉顶着,她就在此时呜咽出声。
“杨紫”他轻声唤她,手从腰线划过捉住她柔若无骨的小爪子,带向自己胯下。

那已是坚硬如铁,令他滚烫而难耐的所在。

“嗯……”她轻轻应他,抑或只是不满他分心似的轻哼。
他将她红白花纹的针织衫卷起来,杨紫冬天穿的那薄薄的棉质文胸丝毫挡不住胸前呼之欲出的一对玉兔。

王俊凯是第一次解这东西,但是年轻气盛,不肯示弱,手忙脚乱地双手并用。而杨紫被他环在怀里,微微带着笑意地看他很快找到窍门顺利解开胸衣扣子,在他掩饰忙乱的时候体贴地装作没有察觉,一双葡萄大眼望着他上下滚动的喉结。

待他将那碍事的白色短布扔到沙发另一头,她的吻奖赏般落在他的喉结上。
4
练琴的好处在这一刻才令王俊凯真正开始感激,他一只手揉捏着杨紫胸前的茱萸,食指在乳晕画圈几次才去刺激中间的乳头,另一只手伸进她裙子里,不轻不重地在大腿内侧来回摩挲,练琴起的茧同她光滑细嫩的皮肤彼此摩擦,引得她微微咬唇。

而王俊凯还嫌不够似的,含住她已挺立的乳尖,用上牙齿和舌尖反复刺激,害得杨紫轻吟出声。

“嗯……啊,嗯……”

王俊凯的裤子是一定毁了,但愿道具组不会太在意这种只用一次的丑裤子。

5
王俊凯没怎么费力地动了两下肩膀,让杨紫帮他脱去白色的滑稽西装外套,只剩一件高领的红色毛衣,勾勒出他精瘦而宽阔的胸膛。杨紫涂了淡粉色晶亮甲油的手指抚上少年薄薄的胸肌,对他暗示似的一笑的时候,王俊凯已用手指确定过少女的私处的湿润度。

他望着杨紫的双眼,一个挺身,少年坚硬而粗长的阴茎就这样进入到她逼仄而滚烫的甬道。尽管已经足够湿润,但是这样的插入还是让她眉头一皱,一瞬间的痛感更是刺激得她的甬道猛地收缩,生理性的泪水差点夺眶而出。

王俊凯也被刺激的难受,但又不敢乱动,少女紧致的包裹和刚才体会到了突破感明明白白地告诉他这也是她的第一次。只见过猪跑的少年虽然强撑着装作熟练,但到底没有经验,看见她眼里的泪水只觉得心疼,几乎要软了。杨紫见他这个样子心中也明白了,很给面子的没有扑哧出声,反而很大方的用双手抱住他的腰,令两个人贴得更紧,又安抚似的亲了亲王俊凯的嘴角。
6
王俊凯被又亲又抱的几乎有些飘飘然,心领神会地卖力抽插起来。杨紫被少年的坚硬顶到某个点,又存了些想鼓励他的心思,娇滴滴地呻吟起来。

那条红白相间的裙子是纱质的,在他反复抽插的时候沙沙作响。
王俊凯一边分开杨紫纤细的小腿将自己狠狠压上去,颇带怨恨地抱怨“你穿着这条裙子站在那儿,与其说是跟她们一边的不如说是跟我一边的”

杨紫看着少年因为忍耐和卖力运动而出了一层薄汗的额头,看着他随着前后撞击而不再服帖的刘海,暗叹真是美貌,即使这样也还是美貌,下身的快感几乎更盛。
王俊凯只当她被操得出神,半是炫耀半是因为被忽略而赌气地猛地一顶,换来杨紫娇哼一声,夹得更紧,他自己也因为破坏了之前抽插的规律和夹紧的花道而被刺激得不轻,呼吸声粗重地在落在杨紫耳畔。

杨紫用手揉捏着少年的耳垂,不要命地答道“嗯,我是帝国姐姐。”
王俊凯皱眉看着她,仿佛受了巨大伤害似的,“你是谁的姐姐?”
“我和千玺拍过戏啊”她大概是神智不清了,抑或是因为他吃起醋来的样子更美貌,色令智昏。

王俊凯只好更卖力地运动,“看来是我不够努力了”
少年堵着一口气,尽管是第一次,还是插了很久,直到他们两个难耐地纠缠在一起,胸贴着胸,呼吸彼此交换,而抽插的速度也变得很慢。
“你说”他几乎说不成一句完整的话了“你是谁的姐姐”
而她终于答道,“你的”,同时抱住他自己向上挺着收缩了一次。

他们终于一起到达。

7
待一伙人都结束了后续采访活动在更衣室又遇上的时候,王俊凯很有礼貌地同杨紫道别。
杨紫看着他高挑欣长的背影,心里不知是觉得轻松还是愤懑。
他们大概会跟传说里娱乐圈的所有一夜情一样从此相忘江湖吧。

而当午夜倒数来临,新的一年缓缓拉开序幕,杨紫收到王俊凯发来的消息。
是他自己的朋友圈截图,文案只有一句话。

“紫气东来春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