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东风夜放花千树-13大婚

Work Text:

若是去花满楼迎亲,必然有损皇家颜面,吴砚把吴亦凡安置在吴磷那里,也有意要折辱吴磷。
行宫里随处可见大红的织锦团花,就连正殿前那两只神兽的脖子上都系了两朵。金丝红绸的灯笼高挂在檐下,礼堂里铺上了红毯。门上、窗上、庭柱上都贴着大大的“囍”字。迎亲的花轿也是大红的,樟木上刻着金龙彩凤的浮雕,帘布上是二龙戏珠的苏绣,四个角上都坠着雕镂的金饰。就连领头的马儿都是精神饱满、高昂着头颅的。
此刻,侍女正帮吴亦凡梳妆。他是男子,不必梳复杂的发髻,就只在他平常的鱼骨辫上系了红金流苏,耳后簪了根灵蛇发钗。他也不愿涂脂抹粉,为了显气色,侍女还是在他唇上抹了点胭脂。
吴亦凡沉默地盯着铜镜中的自己,身后的吴磷正挑眉看着他。
“王爷,你似乎很开心。”
“当然,今天可是我最信任的人和我亲爱的弟弟大喜的日子。”吴磷勾起唇角。
“娶了男妻,他再不是吴砚的威胁了,也再不是你的威胁了,是吗?”吴亦凡垂下眼眸,不想去看他。
“别这么说,小凡,这还要谢谢你。在见过你一面之后,比起皇位,他们更在乎你。”吴磷从吴亦凡背后捏住他的脸,铜镜倒映出他的目光,像是在欣赏一件完美的艺术品, “你猜,明天你去给吴砚请安,他看到你会是什么反应?”
“王爷,我发现你和从前不一样了。”吴亦凡将他的手拿开。
“嗯~不,你只是越来越了解我了。”吴磷索性转过身去,悠悠地踱着。
“我还可以继续信任你吗?”
“当然,小凡,我不会害你。若不是因为磊磊,一切尘埃落定之后,我还挺愿意娶你的呢。不得不说,小凡,要不是同你认识这么久,我都要怀疑你是不是会下蛊了。”吴磷承认自己也很喜欢吴亦凡,只不过,利用多于喜欢罢了。
“王爷这是哪里的话。”
“实话而已。小凡今日之后,我和磊磊不仅是兄弟,更是盟友,这可都是你的功劳。你也别那么拘礼了,随磊磊叫一声二哥便好。二哥还要和你多啰嗦一句,以后对吴砚千万别心软,你可别忘了他对你的家人都做过什么。《十面埋伏》,他听不懂。”吴磷拿起了挂在架子上的红盖头,看着上面用金线绣的朱雀,目光有些凌厉。
“二哥多虑了。”
“小凡,祝你和磊磊,百年好合。”吴磷替他盖上了红盖头,又笑着补了一句,“难忘今宵!”说完,拍了一下吴亦凡的腰,走人了。
吴亦凡后知后觉,又羞又恼地骂了一句:“老混帐!”
“王妃,迎亲的车马到了,奴婢扶您出来。”
走到殿门口,一双熟悉的手牵住了他,“凡哥,我来娶你了。”吴磊同他小声说道。
掌心传来了让人安心的温度,吴亦凡透过缝隙看到了吴磊的喜服,然后才真正意识到自己要成亲了。一时间 心中有无限思绪翻腾。
会有这么一天,他是万万没有想到的。明明之前还是个一只手就能拎得起的孩子,怎么一下子就长这么大了?他十七岁的时候又怎么能想到多年之后要和那个八岁的小孩子成亲?吴磊小时候明明是个奶团子,当他弟弟绰绰有余,怎么如今要喊他相公了?
吴亦凡被吴磊扶上了花轿,听着骏马嘶鸣,花轿被抬起,在金铃混响中,不一会儿就到了礼堂。
下了轿子,礼官递上了彩球绸带,一头牵着吴磊,一头牵着吴亦凡,系着两人的一辈子,将他们带进了礼堂。
堂外的炮仗放了起来,噼里啪啦,将气氛热闹了起来。
礼官照常走了遍流程,说了一大串祝词。
“一拜天地——”原本喧闹的礼堂里,瞬间安静下来,听着礼官高喊。
“二拜高堂——”桌上供的是先皇和先太后的牌位。
“夫妻对拜——”吴磊这小孩非得跟他较劲,非得来个九十度鞠躬。
“礼成——送入洞房——”
侍女举着凤凰花烛,引吴亦凡进了洞房。吴磊被缠在礼堂中应酬了好半天才进去,进门时,已是半醉了。
吴磊一步步走向床边,站定了,缓缓挑起那红盖头,撞上爱人的笑颜。
烛光摇曳,将吴亦凡的面容衬得温柔更胜平日三分。他那双眼睛脉脉含情,教人看一眼就能完全沦陷。
“怎么傻站着?”吴亦凡开口道。
“我、我、我们先喝交杯酒吧,凡哥。”吴磊的脸倏地红了起来。
“还喝?当心待会儿真喝醉了。”吴亦凡不知道自己笑得有多好看,红唇皓齿,眉眼弯着,明明也快到而立之年,看着却依旧天真烂漫。
“礼不可废。”吴磊为自己的害羞找了个合适的台阶下。
吴磊提壶倒酒,将酒杯递到吴亦凡面前,吴亦凡接过酒杯,环住吴磊的手臂,两人的距离一下子被拉的很近,呼出的气掺杂着酒精,暧昧而又炽热。
冰凉的酒液自咽喉划过,翻起一阵灼热。
吴亦凡尝出酒里加了料,但他没有作声,依旧将酒喝了下去。
“凡哥,我感觉现在我就像在做梦一样,我真的好开心啊。我、我……”吴磊有些激动,气喘得有些急,“你还记得那次放花灯,你问我我许了什么愿吗?我希望,还能遇到你。我希望下一次遇到你,你能一直陪在我身边。”
“我希望下一次遇到你,你能一直陪在我身边。”吴亦凡回忆起那年吴磊在河边放花灯的模样,一本正经的小奶团子居然在想着他。
“那确实蛮灵验的。”
“所以,凡哥,你会一直陪着我吗?”吴磊抓着他的手,注视着他的目光无比认真。
“怎么,你还想抽个空把我甩了?”吴亦凡玩笑道。
“诶——”
吴亦凡被吴磊拦腰抱了起来,两三步便到了床边。吴磊替他脱掉鞋子,俯身压了上去,注视着他的双眸,“凡哥,我决定以后不喊你哥了,我要喊你凡凡。”
“没大没小。唔……唔……”
吴磊含住了吴亦凡的唇,轻轻舔舐,身体中的燥热瞬间火一般燎了起来。他咬了咬吴亦凡的耳垂,语气半带恳求,“凡凡,给我好不好?”
吴亦凡没好意思回答,侧过头在他颊上亲了一下。
洞房花烛夜,没有什么比爱人的首肯更加让人兴奋的了。
吴磊下一刻变成了一只占有欲极强的狮子,撬开吴亦凡的唇齿,挑逗着他的舌尖,又顶住了他的上颚,来了个热烈而又绵长的深吻,让吴亦凡放松下来。
手渐渐从吴亦凡后脑勺松开,滑向他的腰际,挑开了玉带钩,喜服松散开来,衣带也被缓缓扯开,褪去单衣,吴亦凡雪白精瘦的胸膛便袒露出来。吴磊两三下便除掉了自己的衣服,刚刚的长吻让吴亦凡有些缺氧,喘息变得有些急促,像缺水的鱼儿一样,嘴唇微微张合,吐出灼热的气息。
药物开始起作用,他的身体越来越热。吴磊的指腹划过他的肌肤,就像一簇火苗蹿过去似的,激起了他的情欲。吴磊的唇扫过他的耳朵、脖颈、胸膛,然后密密麻麻地落在他的小腹上。温热的舌尖舔舐着他的乳头,让他不得不抿紧嘴唇克服这份敏感。吴磊温柔地吮吸着,又用牙齿轻轻厮磨,烙下了红痕。
吴磊顺着吴亦凡的腿根脱下了他的亵裤,便看到了他下体的风景,性器早已挺立起来。吴亦凡羞赧地转过头去,手不自觉地攥紧了被单。吴磊将他的双腿分开,顺着膝盖一路吻了下去,唇齿在腿侧来回摩擦,不断刺激着他的敏感地带。吴磊也不知道从哪儿掏出了太医给的小瓷盒,用指尖挑了一小块药膏,吴亦凡察觉到了这个举动,一瞬间紧张起来。
“别怕,我尽量不弄疼你,相信我。”吴磊另一只手扣住了吴亦凡的手,让他安心。食指借着药膏的润滑进入后穴,被炽热的肉壁包裹住,一寸寸地深入,手被吴亦凡渐渐扣紧。异物感刺激着吴亦凡的神经,后穴传来的一阵阵酥麻让他难以适从,他的头不自禁地后仰,试图抵消这强烈的刺激。
吴磊明显感受到了他的紧张,俯身吻了上去,转移他的注意力,手指依旧不停抽动着,帮他放松后穴。乘着唇齿缠绵,吴磊又进了一指,惹得吴亦凡一声闷哼。他主动环住了吴磊的脖子,加深了这个吻。
他很庆幸和自己做爱的人是吴磊,而不是其他人。虽然从没想过会和一个男人,但是现在,他心甘情愿。吴磊是真的在乎他,愿意理解他,逗他开心、陪他瞎闹,无条件地护着他。他相信如果现在他要吴磊停下来,让自己上了他,吴磊也不会拒绝。不过他愿意被爱人索取,他不会觉得在爱人身下承欢有所屈辱。
药效越来越强烈,这让吴亦凡想要的更多。他伸手在吴磊的腰间摸索,抽开了他的裤袋,一把扯下了他的亵裤,收手时还不小心碰到了那灼热的硬物。
“怎么这么着急,嗯?”吴磊看他还不太适应情事,怕伤到他。
“进来。”吴亦凡实在是克服不了药物带来的强烈欲望,他宁愿忍受疼痛。
“对不起,可能要弄疼你了,如果受不了一定要和我说。”吴磊在他耳侧亲了一下。性器抵着穴口,借着药膏的润滑逐渐没入。完全进入时,吴亦凡眼角溢出了生理性的泪水,眼眶红红的,眸子水雾朦胧,十分惹人怜爱。性器在后穴里缓缓抽动,吴亦凡咬着指节,疼痛与快感伴生。“嗯~”他终究没忍住,一声娇媚的喘息从唇畔漏了出来,他臊得脸色又红了几分。这明显引起了他身上之人的兴奋:吴磊瞬间起了坏心思,加快了动作,同时也加重了力道,想要听到爱人更多声喘息。偏偏吴亦凡又是个脸皮薄的,死命忍着不肯出声,可疼痛逐渐消失,快感愈来愈强,他开始慢慢摆动腰身,去迎合吴磊的碰撞。他抬眼撞上吴磊含笑的目光,看得他又不好意思了,嘴角也跟着扬了起来,手抵着唇,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这么开心啊!”吴磊的手指勾起他的一缕银发,打着圈缠绕着。
“嗯。”吴亦凡很诚实地点了点头,他眼睛里的星光将吴磊的思绪勾进了银河。
“啊……嗯~”性器抽插的速度越来快,顶得他娇喘连连,“磊磊,慢……慢点……啊~”
“再叫一次,我的名字。”吴磊抓起了美人的手,亲吻他的掌心。
“磊磊……”掺着情欲的声音飘入了吴磊的耳朵,非但没有减慢速度,反而变得更快了。
“混蛋……嗯~嗯~”激烈的碰撞让嗔骂显得格外暧昧,也让吴亦凡连开口求饶都做不到了。眼神因情爱而变得迷离,发丝粘在了湿润丰满的唇上,被吐息吹拂着。
四周的空气快速升温,两人同时达到高潮,性器抵住后穴,一股温热的精液喷入,让吴亦凡的身子不禁微微颤抖,他自己也射了,精液滴滴答答地落在小腹上。
“还想要吗?”吴磊伸手帮他把发丝别至耳后,在他耳边吹着热气。
吴亦凡正大口喘息着,无暇回他的话。
吴磊不等他回答,托着他的背将人抱了起来,自己却躺了下去。性器的深入让吴亦凡不自觉挺起了腰,他坐在吴磊身上,感受着后穴中肿胀的硬物,手撑在吴磊腹肌上,缓缓将腰抬起,腿软得有些脱力,又坐了回去,性器进入得更深了。强烈的刺激让他在吴磊的腹上抓出了红痕,年轻的面庞上却露出了笑容。
“笑什么笑,帮我。”吴亦凡凶巴巴地抓住吴磊的手放在自己腰上。
吴磊也很听话地握住了他的腰,只不过将他抬起之后,又猝不及防地将人狠狠按下。“啊~”穴口收缩,穴肉将性器紧紧地包裹住。吴亦凡不可置信地看着吴磊,拳头锤了下他的小腹,“混蛋……”
“凡凡,你真好看。”还没等吴亦凡回应,吴磊就握着他的腰,像刚刚那样一次又一次地索取着,直到他们又一次的高潮。
之后吴磊又后入要了吴亦凡一次,等爱人昏昏沉沉地睡去后,吴磊抱着他去清洗。看着熟睡的爱人,他满眼温柔和爱意。
“我的爱人如同天上的皓月,我从不敢奢求他能分一缕银辉与我。我做梦都没有想到,这一天皓月坠入了凡间,在我的身下化作一潭春水。”
第二天早上,吴亦凡是被亲醒的。他本来睡得好好的,老感觉有什么在他脸上一啄一啄的,然后就感觉有什么毛茸茸的东西在蹭他的脖子,再然后,一阵痛感从锁骨传来,他烦躁地睁开眼,发现吴磊在啃他的锁骨。
“吴磊,你是狗吗?”吴亦凡想翻个身挣开他,但是腰却传来一阵酸痛,“嘶——”
“怎么啦?”
“腰疼。”吴亦凡被疼清醒了,埋怨地看着吴磊。
“我的凡凡太诱人了,我一个不小心没控制好。”吴磊侧着身,欣赏着美人刚睡醒的模样。
“你这两个好哥哥还各在酒里加了药,两份呐!”吴亦凡觉得昨天自己喝下那杯酒就是个错误的决定。
“知道你还喝,怪不得……”
“怪不得什么?”吴亦凡皱着眉,腰酸的厉害。
“怪不得你昨天吸我吸得那么紧。”吴磊一本正经地说出这句话,还一脸严肃。
吴亦凡一把将他推开,“臭流氓!我怎么之前没发现你能脸不红心不跳地说骚话。”
“哎呀,睡都睡过了,都是老夫老夫了,害什么羞啊!”
“不跟你争了,快扶我起来。”吴亦凡环住了吴磊的脖子,任他托着腰将自己抱起来。
“还是你小时候可爱。”他小声嘀咕了一句。
“我小时候哪有这能耐?”吴磊把他往自己怀里一带,吴亦凡明显感受到有硬物抵着他。
吴亦凡拍开小吴磊,挣扎着从床上跳了下去。
“诶诶诶,拍坏了你就成鳏夫了!”
-
两人梳洗完毕,就去长乐宫给吴砚请安。
踏进房门时,吴砚正与贵妃调情呢,但等他看清来人,他就笑不出来了。
“给皇上请安,皇上万福金安。”吴亦凡行礼时,腰一软,吴磊扶了一把才没让他摔下去。他那白皙的脖颈上暧昧的红痕清晰可见。
“小、小凡,怎、怎么是你?你怎么会在这儿,你、你不是已经……”吴砚一下子松开了贵妃的手,从榻上起身,情不自禁的靠近。那张让他寤寐思服、辗转反侧的脸,他这辈子都忘不了。
“皇上,臣今日身体不适,若无其他吩咐,臣便先行告退了。”吴亦凡其实还没想好怎么应对吴砚,只能趁着他震惊之余抽身离开。
“皇兄,多谢皇兄赐婚。今日内人身体抱恙,改日,臣弟再带他来向皇兄谢恩。”虽然二人曾经发生过什么,吴磊不知道,但是他选择相信吴亦凡。他瞥见贵妃那张脸和吴亦凡有六七分像,也约摸猜出了个大概,还是先带人离开为好。“皇兄,臣弟告退。”
吴砚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阻拦他们的离去,即使吴亦凡刚刚没有回应他,他依然确定吴磊身旁那人就是吴亦凡。虽然吴亦凡现在是一头银发,但他绝不会认错。
那么也就是说,他亲自,把自己喜欢的人,许给了自己的弟弟。